媒体资讯 MEDIA INFORMATION 返回>>

赵纪小鼓作品浅析

作者 : jianli    时间:2009-10-18 23:09:00

        目前,打击乐艺术蓬勃兴旺,全国各地交流比赛、创作研讨活动频繁,各种打击乐培训班及民间团队空前活跃,从几岁的娃娃到青少年打击乐夏令营直至老年鼓乐团,一个个训练有素的打击乐文化群体应运而生。普及与提高是目前迫在眉睫的问题,学习打击乐特别是西洋打击乐最基本的乐器是小鼓(俗称小军鼓)。大部分学生及专业人士演奏选用的曲目基本上是国外作曲家编写的作品,而国内现时专为打击乐及小鼓编创的适用于打击乐学习、演奏并具有中国特色的曲目还很缺。
        在前不久结束的东北地区打击乐比赛中,笔者发现很多年轻甚至是业余选手不约而同地演奏了《节日》、《林中拾趣》及重奏《哥俩好》等小鼓作品。这些曲目都是来自赵纪先生创作的《节奏世界—小军鼓中国作品集》(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选手们演奏的这些作品,虽然在技术上尚有改进的地方,但是在表演上却给人以十分自信、流畅、清新的感觉。他们一扫在演奏其他小军鼓作品时的那种背谱的生涩和呆板,而是像自家人讲自家事那样滔滔不绝、得心应手,十分生动。
        为什么这些选手能够有如此上佳的表演?这还得从这些作品本身来寻个究竟。
       《节日》依照作者在自序中讲述,是展现东北农村喜庆春节的情景。赵纪巧妙地变化着秧歌节奏,让它从单纯为秧歌伴奏的角色提升为表现沸腾狂欢的场景及欢欣愉悦的感情。乐曲开始是一小段很有号召力的前奏。我们知道,在北方广大的农村地区,逢年过节时,老百姓都有热热闹闹的风俗。总是有一些敲鼓把式,把锣鼓家什往街上一搬,先热热闹闹地敲起来。欢庆的锣鼓一下子把节日的喜庆气氛推向高潮。作者在引子部分巧妙地借鉴了这种传统。不对称的节奏,不完全小节开始的乐句既热烈又风趣,它顺理成章地拉开了节日热闹喜庆场面的大幕。连续不断的、快速的十六分音符的单击音与重奏形成的对称乐句交相辉映,既刻画出节日期间人们忙碌的身影,又描绘出欢快热闹的节日气氛。作者把外国传统的小军鼓重音演奏与中国民间锣鼓“句句双”、“马腿儿”结合得如此精妙,令人叹服。在接下来的乐曲中,类似的手法多次出现,每次出现都给人以新颖、别致的感觉,节日的欢乐、喧闹的场景呈现在你的面前。其中一段七拍子的对句尤为精彩,它酷似两人对话,声音不大,很知心也很投机。这一段弱奏在技术上很难,不易控制。乐曲中多种鼓糙的使用扩大了小鼓的表现力。其中一段定音鼓糙和刷子同时并用很有想象力,轻歌曼舞,又像装扮怪异的丑角在秧歌队伍中插科打浑。全曲结束段是异常火爆的秧歌,这一段尾声与引子前后呼应,乐曲的结构十分精练。综观全曲,作者使用了大量目前在世界上盛行的小鼓演奏技术,又将它们与极富中国特色的节奏完美地结合起来,同时把节奏做旋律化的处理。段落、气口安排得严谨清晰,一气呵成。应该说,《节日》是近些年来出现的为数不多的成功之作。
        《林中拾趣》是四个独立成章构成的组曲。这是一组宣扬人类和自然和谐共处的作品。正如作者在自序中写道:森林是人类的朋友,它不仅给予我们无法取代的益处,同时也以它默默奉献的博大胸怀,让人类体会到和谐与和平。作者更大声疾呼:大自然就像一架天平,人类只有经过不懈努力使这架天平保持平衡,才能最终得到自由。这个主题是崇高的,它将小鼓的表现范畴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
        与《节日》在表现手段上不同的是,《林中拾趣》采用了大量的打击乐组合。所谓“组合”就是一个人同时演奏多件打击乐器,少则几件,多则几十件。这些组合可以是一件乐器为主,其余为辅;也可以是把组合中所有的乐器作为一个表现整体。《林中拾趣》的组合基本上属于前者。
        组曲《鸟的世界》和《森林的呼唤》两首乐曲中,作者巧妙地利用音色各异的打击乐器及鸟哨模仿各种鸟鸣。这些色彩斑斓的小精灵或独唱或对话,惟妙惟肖,趣味横生。用多种打击乐器演奏的小动物舞曲形象逼真,动感十足。在乐曲中我们不仅感受到大森林的美丽多姿、生机勃勃,同时也体会到置身其中的舒畅。乐曲中木鱼奏出的自由节奏,酷似啄木鸟在啄食,以一组木鱼奏出的双声部舞曲又形象地刻画出啄木鸟的憨态可掬。我们可以听到乳毛未脱的雏鸟在林地上扑打着小翅膀的沙沙声,又可以听到所有鸟儿和谐共处、翩翩起舞的舞曲。小鼓始终在这两首乐曲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它时而奏出有着强烈号召力的进行曲,时而又为即将开始的舞曲做节奏上的铺垫。在连续的9/8拍舞曲中间,小鼓又奏出我们熟悉的东北秧歌。
        近年来,我们的舞台上出现过多种中外打击乐组合,这些组合或是宣泄某种强烈的情绪,或干脆是炫技,像《鸟的世界》、《森林的呼唤》这样的绘声绘色、形象逼真的组合,实在是凤毛麟角。
         组曲中,《追猎》是最为风趣的一首乐曲。均匀、急速的16分音符,突然而至的桶桶鼓,大鼓的强击,都惟妙惟肖地描绘出追逐小动物的场景,活灵活现,精彩逼真。在人迹罕至的大森林深处,许多小动物是不怕人的。你追它,它就围着树干兜圈子,你一停下来,它就回头瞅瞅你,很有意思。作者用时强时弱又十分均匀的小鼓快速单击来描绘追逐,而用桶桶鼓和大军鼓的强击声刻画兜圈子的情景。
         快速、均匀、连续不断的单击是当前很时髦的小鼓演奏技术。在多数作品中,它是以炫技的姿态出现。在《追猎》中,作者赋予它鲜活的形象,一百多小节统一速度,均匀又时强
时弱的单击,在技术上是不容易的,它需要演奏者扎实的基本功。
        《号子》是组曲中第三支乐曲。这首《号子》是根据东北林区的抬木号子《哈腰挂》创作的。一开始,乐曲是以三拍子进入。前二拍是领唱,第三拍是大家齐声吼叫的“嗨”,随着劳动强度的加大,乐曲由三拍子变为二拍子,速度越来越快,以至每拍不分领与合,共同呼喊出“嗨!嗨”直至结束。作者在“自序”中对这首乐曲做了非常精彩的描述。我就不在此赘述了。
         《哥俩好》是一首小鼓二重奏。
         构建和谐社会,要从点滴做起。赵纪先生抓住了生活中一对朋友从和到反目再到和的全过程加以描绘,绘声绘色,形象生动,妙趣横生。乐曲一开始是两个朋友一唱一和的舞曲。作者在这里将中国的秧歌点与摇滚巧妙地揉合在一起,形象地将两位朋友友好、和睦、互相礼让的关系呈现出来。三连音的出现在这一对朋友间布下阴影。这个阴影越来越膨胀,以至于各不相让,争斗不可开交。经过暂短的沉默,乐曲开始的主导节奏缓缓再现,矛盾逐渐化解,带有摇滚色彩的圆舞曲、秧歌相继出现。最后是一段两个声部共同完成的.‘句句双”。在舞曲戛然停止后的最后两小节,甲问乙“OK?”乙肯定地回答"0K!”二人携手共同完成了全曲的尾声。这个小小的结尾很别致,也很新颖,是强调“哥俩好”的“好”字的升华,是全曲的点睛之笔。难怪听众都对这个独出心裁的结尾发出会意的笑声。
         综观上述三首作品的共同特点,一是主题鲜明;二是突出了民族特色;三是洋为中用,中外结合,虽使用了大量的国外小鼓演奏技术,但能加以消化,为我所用;四是适于舞台表演。也正是由于有了这些特点,所以在前面提到的打击乐比赛中有很多选手选用它。一些音乐院校、演出团体已经把它纳入教材并推向了舞台。相信这些作品一定会广泛流传。
         我也了解到,赵纪先生又在酝酿着新的采风计划,我们期待着他的新作早日问世。
2009-10-18
金纪广 中国音乐家协会打击乐学会会长、中国歌剧舞剧院艺术指导(责任编辑于庆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