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资讯 MEDIA INFORMATION 返回>>

不打不相识——箭丽打击乐团

作者 : jianli    时间:2010-02-06 23:07:00

  年初拿到中山市文化艺术中心一年演出排期时,就留意到北京箭丽打击乐团的音乐会。现时中国的专业打击乐团并不多。
  音乐演奏,大致上可分为拉弦、弹拨、吹奏和打击四大类。初听音乐会的人,大多会首先被打击乐部分所吸引,如大鼓、响板、木琴等,因为弦乐、管乐部分让人充满神奇的想象,但打击乐却让你直接地看到发生了什么。此外,打击乐器能发出美妙而令人称奇的声音,在整场音乐中能增加人的兴奋,将音乐推向高潮。打击乐器是四类乐器中古老的。世界上的各民族音乐,基本都源自于打击乐器。先民们用它祷求丰收、欢庆胜利。小朋友最初喜欢的也往往是敲敲打打的节奏。不过,如果你由此认为打击乐是原始低等的话,那绝对是错了。当你看完北京箭丽打击乐团的演出后,你一定会为他们的精湛演出所兴奋和陶醉。
  《鼓的三重奏》是一段甚为精彩的演出,两女一男三位青年演奏家共同围着一个大鼓,配以多个小鼓与铜锣,时而轻巧呼应,时而急风骤雨,三人在同一大鼓上,于不同位置,以不同节律,精妙的配合,高超的技艺,奏出了令人振奋的乐章,简直是妙绝至极了。
  最值得称赞的是中国现代音乐《戏》的演奏,这是郭文景先生的经典之作。三位演奏者仅用两个小镲、一个钹便将一台富有巴蜀韵味的戏呈现给了观众。一般人很难区分镲和钹,本地人多统称为“查查”,以其音为名,这是在我国西南、川藏一带非常流行的传统民间乐器。他们通过乐器各个不同部位的撞击或摩擦,形成力度、音色的丰富变化,三人互相交流,彼此照应,以问答、呼应、帮和等各种音乐语言表现戏中的内容,再配以头戴面具的舞蹈表演,仿佛真的在上演一段川剧剧目,十分富有意蕴,大有空手套白狼之技,引人入胜,令人称赞。欣赏完这段演出,我想,多些这样的作品,我们传统文历史遗产的传承与发扬光大,就不用再担心了。 
  鼓是世界乐器中古老的一种,各民族都有自己不同形式的鼓,但不同的鼓声至今依然引起现代人的共鸣和喜爱。非洲金杯鼓独奏《天堂的节奏》,仅靠演奏者的一双手,配以粗犷、纯朴的男声,给人传来了远古而神圣的声音,简单而欢快的生活多好啊!
  据说,改编演奏世界名典是箭丽打击乐团有别于其他打击乐团的亮点。文学艺术作品的改编向来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每件名著的原作都在受众中形成了深该的印象并产生了各自独有的共鸣,而不出名的作品也没有多少人会去改编。箭丽打击乐团有多首改编名曲却有令人称奇的效果。舞剧《红色娘子军》是中国一部举世著名的芭蕾舞剧,内里不但有创新的中国风格芭蕾,更有经典的音乐创作。箭丽四名青年演奏家在一台马林巴上,以其中著名的《快乐的女战士》为基础,进行了改编创作。万泉河边椰林之下,女战士欢快的洗衣和戏水,随着马林巴高低长短的极乐敲鸣,比之原作更为之轻巧精灵、活泼多样,再辅以演奏者丰富的肢体动作、队列变幻,在观众面前展现出一个幅具象与抽象相呼应的生动有趣画面。舒伯特的《鳟鱼》同样是一首成功的改编之作,原作是舒伯特的艺术歌曲,后来舒伯特自己再将其写成钢琴提琴五重奏,这是舒伯特的代表作,也常被后人用钢琴独奏。《鳟鱼》作者以愉快的心情,生动描绘了清澈小溪中快活游动的鳟鱼的可爱形象,而后,鳟鱼被猎人捕获的情景。作者用叙事方式表达了他对鳟鱼的命运无限同情与惋惜的心情,揭示了善良与单纯往往要被虚伪与邪恶所害。箭丽以马林巴、木琴等敲击乐器奏出,充分展示了作品的欢快与内含丰富。 
  不过,也不是所有改编都是可以获得成功的。我庆幸贝多芬的《致爱丽丝》不是在这晚的音乐会上认识,要不然爱丽丝一定会被急吵的爵士鼓吓跑,那还能有浪漫情怀。我觉得,改编创作还是依据原作特点,再配以发挥乐器的特色为好。相信,随着舞台经验的不断丰富,他们的改编技巧和表演水平一定会有更大的提高。打击乐有着悠久的历史文化传统,变化万千的节奏不仅体现了不同的民族特性,更多的是为听众带来了欢乐和趣味。这一晚箭丽打击乐团演奏的美国电影《谍中渫》、日本动漫《超级玛丽》、《机器猫》等音乐,在活泼的打击乐器声中,007、叮当仿佛也来到了舞台上,演奏家们以生动趣致、灵活多变的演奏,将让观众充分领略打击乐的美妙。乐团的受欢迎程度从演出结尾的欢呼声中就能得到充分的证明。
  北京箭丽打击乐团,让中山人,不打不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