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动态 COMPANY NEWS 返回>>

世界首演 | 箭丽打击乐团在西班牙上演打击乐新作品音乐会

来源:    作者 : admin    时间:2017-07-10 11:24:00

箭丽打击乐团受邀参加“西班牙阿豪拉现代打击乐音乐艺术节”并将开启打击乐新作品音乐会,其中有几首全新的作品将在世界的舞台上首演,这些作品均来自国内外世界级的作曲家之手;有古典与自然的融合、有诗词与乐器的碰撞、有京剧与打击乐的结合;屏住呼吸,让我们准备迎接这场“史无前例”的打击乐盛宴吧!
演出时间:2017年7月11日
 
演出地点:西班牙-阿里坎特   

曲目介绍:

曲目1:共生星球 作曲家:王斐南(此曲目专为箭丽打击乐团而作)
  《共生星球》的创作是在风、火、水、土四种元素的基础上,融合了宇宙平行和未来都市的概念创作出来的。四名演奏者所使用的乐器也分别对应这四种元素,比如自行车轮和“风”有关,木制吉他和其他的木制乐器分别代表“土”,金属乐器代表“火”——金属的熔炼,“水”就是在水中演奏一些乐器;每名演奏者使用一定材质制成的乐器由采用低高不同的频率来进行演奏,彼此之间进行互动共同演绎“宇宙平行”的这个概念。
  《共生星球》是一首打击乐四重奏作品,作为箭丽打击乐团世界首演曲目,相信这首作品将会在西班牙的夜晚如同一颗流星划过。
 
曲目2:yeh gangga 作曲家:Rüdiger Pawassar (此曲目专为箭丽打击乐团而作)
  《yeh gangga》是印度尼西亚巴厘岛西南海岸的一个小村庄。上世纪九十年代,作曲家曾去过几次巴厘岛,当时的印度洋海岸还十分荒凉。巴厘岛的海浪、怡人的风景和加麦兰的音乐带给作曲家很多的音乐灵感,他把这些灵感融入到这首马林巴四重奏中。
  前两个乐章受到巴洛克托卡塔和赞美诗曲调的影响。在第二乐章各增加和减少1/4的节拍,节奏逐渐增强又逐渐减弱,随后叠加更快的节拍(由4拍到3拍),仿佛海潮的涨落。所以这一乐章的标题为“韵律赞美诗”。以音调优美的鸟鸣声旋律开篇,随后节奏逐渐变强。中间没有间歇,这种强劲的美妙音乐一直持续到乐曲最后部分。这些美妙旋律的谱写采用了印度尼西亚七声音阶模式,随着托卡塔的追忆录和赞美诗的优美片段变化而变化。
  《yeh gangga》是一首马林巴四重奏乐曲,由国际作曲家大师Rüdiger Pawassar创作,他将这首“唯美”的作品献给了箭丽打击乐团,此曲目也将以世界首演的形式登上舞台。
 
曲目3:Four Marimbas 作曲家:Avner Dorman (此曲目专为箭丽打击乐团而作)
  《Four Marimbas》这首曲目对声音、韵律和色调的结合进行了探究。在三个乐章中,叙述部分稍微有点与巴洛克式的大协奏曲类似,节拍快-慢-快的交替。第一乐章在受中东音乐风格和模式启发的欢快主题和采用世界各地不同模式而做的大气的插曲,两者之间不断进行转换。第二乐章使用的是咏叹调,对不同特质的马林巴表现形式进行了探究。一些部分采用“吟唱”曲调,而其他部分则运用了马林巴独特的环环相扣的颤音特质,为合唱风格做和弦伴奏。最后一部分,《Presto》回到第一乐章运用的主音阶和琴键上,但是主要主题还是原来的和弦和韵律,而衔接处的插曲音调旋律感更加优美。强节奏的韵律让人振奋,充满能量,旋律从单一的和弦逐渐扩展至马林巴琴的每一个八度,最终以令人心醉神迷的旋律结尾。
  《Four Marimbas》是由国际著名作曲家Avner Dorman为乐团而写,曲目富有激情与细腻感,这首曲目也是世界首演,你会享受其中,感受马林巴不一样的韵味。

曲目4: 戏 作曲家:郭文景 第一乐章&第六乐章
  《戏》是为3对钵和演奏者的嗓音而作的“室内乐”。作曲家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他“开始厌倦满台堆满打击乐器的作品,决心用一件(或者一种)乐器做出一百种效果来。”这是擅长戏剧性、造型性、多线条音响的郭文景给自己出的一个难题——现在毕竟只剩下三对音高不同的钹。好在郭文景充分发挥了他对音色细微变化的敏锐感受能力,精心设计了35种之多的演奏法和6种人声发声法,使作品的“颜料”有了比较充分的保障。

曲目5:Gyro 作曲家:Tomer Yariv
  标题Gyro是Gyroscope(陀螺仪)的缩写,是一个导航设备,为了它的轴可以朝不同的方向自由地旋转,同时保持其方向的稳定性,特将它安装在一个底座上。
  很多武术的要素就是借用像陀螺一样的原理建立起来的,比如战士必须要有像陀螺仪一样的灵活性和稳定性来确保他们行动时可以不受身体的限制。
  Gyro就是基于同样的想法,目的就是把陀螺仪的物理特性和武术的生理机能结合起来。因此,这首曲子要求演奏者既要有动力稳定性,就像一个稳定的轴,同时上身又可以自由地移动,通过这种持续的意识使两者两者结合共同完成作品的演奏。

曲目6: Complainte  作曲家:温德青
 
  《悲歌》以传统的京剧韵白与角色反串为特点,就是京剧中的女角色由男性来扮演。曲目中咏叹调和暄叙调模仿女性的声音,演唱声音提高到八度音阶,这种音阶的提高以及音色张力的表现形式更加震撼人心。让我们一起来聆听下边这首中文版的挽歌:
 
孩子们,你们藏哪了?
孩子们
你们藏哪了?
出来吧!
妈妈走累了
妈妈的眼睛看不清了
妈妈嗓子喊哑了
......
  我选用不同寻常的打击乐器来进行演奏,像饼干盒、塑料油箱、日本的碗、金属类的提桶、盛蛋糕的盘子、鱼缸、汽油桶、玻璃瓶、白酒瓶、电暖气、金属链条、深的平底锅锅盖等等,尽管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但是很少能够在音乐厅一起听到它们的声音。有些乐器和声调还有一些象征意义。虽然它们的音高并不固定,所以对其韵律的安排就尤为重要。中国一位古人帮我们解决了这一问题:洛书神奇的九宫格以9个方格的图表模式,把从1到9的数字无论是以横向、纵向还是交叉的方式使其相加均等于15。